往事 追追追

星期日, 2月 05, 2006


胡亂地報名了聽起來輕鬆的替代役,莫名其妙地穿起卡其色的制服,開始為這個社會貢獻一份小小心力。不過在貢獻出小小心力之前,時間卻已經閒到發慌,有餘裕遊走於太虛之間的假日,給了自己一個機會回想過去的一整年裡頭到底幹了些什麼好事。

這一個部落格幾乎全是跟相機或是拍照有關的東西,除了小小部分的一些看似國中生的「讀書心得」之外。想當然爾,過去的這一整年中自然與照相這玩意兒脫離不了干係。對於攝影,接觸的很晚,我第一次有意識的拿起相機照相應該是大學一年級時,從女朋友手中搶過她的傻瓜相機胡亂拍了幾張閉館以後的北美館大門,那已經是許久之前的往事,還記得她在旁邊說著:你好像很喜歡這樣取一些別人看不見的角度。這之後,相機在我的生活中幾乎是無足輕重的,換言之,影像在我的生活中幾乎是無足輕重的。縱使我有一個高中好友就讀世新的電影組,也無法領略到將一架單眼相機背在脖子上到處晃蕩的樂趣,更別提一格一格的影像飛快地透過鏡頭投影在屏幕上的美好光景。現在回頭看過去真是一段冤枉的歲月,如果那時候不要那麼自絕於影像的魅力之外,人生可能就不一樣了,喔!是一定不一樣的。

真正接觸到攝影,是在一個很偶然的機遇裡,我到了一家沖印店打工,開始了我的影像生活(如果要使用這麼LOMO的說法)。洗照片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其中的趣味性更可以由許多不同的面向中來說,其中很大的一部份是類似於現今的網路相簿,瀏覽他人的網路相簿時所帶來的刺激與快感,特別是一個被你設定成書籤的網路相簿,由原本的全然陌生,到按時定期的觀賞隨時更新的相簿內容以及複習,溫故知新運用在觀賞相簿之中便是一位忠實觀眾的養成歷程。而沖印店與顧客的角色更是令人莞爾,沖印店所扮演的是影像的加工者,是協助顧客完成影像製造的助手和品質控管員(當然有的店家自我貶低成販賣機或是自抬身價成為顧客的導師都是有欠考量的)。沖印店要能成為消費者的忠實觀眾,得要消費者率先成為忠實顧客才行,這和網路相簿相較之下產生了樂趣。洗多了別人的照片,看多了別人的好作品,我也興起何不自己拿起相機來拍照的念頭。頭一個想到的便是我的這位就讀世新電影的損友,在我屢屢請益於她的過程之中,我明白了一點,並非人人可以成為良師(這點到往後的求學歷程中更是無比深刻)。我從她那兒所獲得最寶貴的資產便是「機械相機」才是最棒的!

於是我開始自習,自習的方式是到書店裡翻一翻各式各樣的攝影教學書籍,當然包括了如何讓你拍的更好,以及色彩鮮豔的方法……等等所有見的到的教學書籍。這樣一來,看了一招就趁著不用上班的日子自己依樣畫葫蘆,不久,上面說得那些技巧或是大概的拍法也就有了粗淺的認識,但是這真是一個錯誤的方向,現在回想起來真是走了冤枉路,時間與精力用錯了地方。

0 意見:

 
SOULKITCHEN - Templates para novo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