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空裡的「維蘇霸」

星期日, 10月 03, 2004

Example

偉士牌,一個極具歷史的品牌,曾經創造出人類的高度工業文明,精密的引擎構造加上幽雅線條的外型,成就了一個史上留名的摩托車廠牌。

偉士牌到底有什麼迷人之處呢?簡單地說,這是一台騷包的摩托車。由裡到外,由內裝到外型,由引擎聲浪到它奇特的喇叭聲響,當偉士牌其過你眼前時,你完全無法漠視它的存在。

在台灣,台灣比雅久公司也曾有過一段風光的年歲。大抵是民國七十年前後,在大路易、迪爵、dio、甚至是「哥哥風神我豪美」這些速克達都還未上市的年代,「維蘇霸」可是家庭常備車款,它的地位和大同電鍋、必安住殺蟲劑、紅喇叭征露丸等不相上下。那個年代,「維蘇霸」獲得眾多女性騎士的青睞,不用在遷就野狼、石橋等打檔車而不能隨心所欲的穿上裙裝。(當然,金旺等腳踏摩托車也是選擇)和後起的速克達大軍相較之下,「維蘇霸」有兩項特點,要打檔、有腳煞車。打檔的地方設計在手把上,十分特別,整車最可愛的地方我看來是在它的腳煞車上,在腳踏板的右側微微地凸起。

「維蘇霸」的堅固耐用,更是有口皆碑。


Example


在七八年前,「維蘇霸」突然回溫,街上許多年輕人跨著一台台五顏六色的「維蘇霸」,那些顏色都是當年原廠沒有生產的。台北橋下幾乎都是「維蘇霸」的停車場,車輛改裝前後一目了然,你可以看到那些收購來幾近報廢的偉士牌,被漆上鮮豔的色彩,像是重生一般。如果你懷疑它的性能的話,車行老闆馬上可以載著你繞上幾圈,通常你會佩服它的引擎效能,
再來是那一波波不能說尖銳卻又不低沈的引擎聲浪,是「朝陽鳴鳳」嗎?還是「鵬摶九霄」?




騎偉士牌,完全是一種意識型態的表現,雖然我不太明白它所能帶來的快樂或是榮耀,不過既然存在著為數不少的愛好者,也就有著必然不得不這麼做的道理。同樣是機械製品愛好者的我,十分尊敬這些古老工藝品的愛好者,就像在許多人的心目中,NEW BEETLES再也不是當年那款國民車,再也不會發出那特異的引擎聲響;BMW接手後的MINI也不再是那款技驚四座的MINI COOPER。

幾個月前,附近搬來一家專修偉士牌的車行,當然也負責二手車的行銷。聽來它的生意算是不錯,似乎永遠有舊車可以調校,永遠有顧客會來東換一個來令片、西修一個齒輪。無論是買車或修車,都是要試車的。我家就位在它的試車動線的中心點上,一波波朝陽鳴鳳、一次次鵬摶九霄,都在以我家為中心點的街廓上繞行。晚上十點以後,比較少顧客上門了,店家便開始調校自個兒的「維蘇霸」,立起主支架,狠狠地催上幾陣油門,耳邊就又傳來陣陣催促的聲音……。

探頭望出去,一台「維蘇霸」的影子也沒有,不知道他催到哪去了,遠遠的只聽到微弱的嗶嗶喇叭聲,和那個藍底白字的店招高掛在寂靜的夜空裡。


0 意見:

 
SOULKITCHEN - Templates para novo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