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來五球!

星期三, 12月 27, 2006

一個人打球,就是偷練。一個人打很久之後,再度回到場子裡鬥牛,人家就會說:「你有偷練喔?」偷練的好朋友,就是沒有人的場子。

習慣到沒有人的場子裡打球,是從高中教練的一句話開始:「我覺得你投籃還不行!」這對我來說是晴天霹靂,對唯一引以自豪的就是投籃的我來說,有什麼比這個還要打擊我呢?於是我開始默默的練習投籃,尤其是在一個暑假裡頭,每天一起床就走到學校去,面對全校最高的這個籃框開始練投。每天一開始是從油漆區開始練起,像是國中生常玩的定點投籃遊戲一樣,由近到遠,忽左忽右。原則上是不投擦板,盡量空心。(事實上,TIM DUNCAN走紅之前,大概沒有什麼人會以為投擦板球是一件很酷的事情)越投距離越拉越遠,罰完球之後,就是原地的定點中距離跳投了,底線、45度角、弧 頂前各一步的距離努力跳投。之後呢,就是行進間的跳投,球不進的話,跑步去把球撿起來再原地拔起來跳投。投到這,體力大概會進入空窗期,全身懶洋洋的,命 中率也會降到谷底。通常,會選擇回到罰球線上,穩穩的罰籃,也就因為這樣,我的體力毫無長進!

通常,投完一個週期會花掉我一個小時左右,每天也就是練一個週期。那一個小時說無聊是很無聊的,無聊到腦袋可以天馬行空的想像,但不是往場上有千萬甲兵的方向思索,通常都是些青少年無邊的想像。也許投籃應該要集中注意力比較容易獲得較高的命中率,但是這可不比射箭或打靶,可以有那麼充分的時間來瞄準。出手往往在瞬息之間,進與不進,就差在極細微的手腕角度或是手掌開面的方向。投籃的時候,往往只有起身的時候才會開始專注精神,把做了幾千次的動作「再做一遍」!其餘的時間,腦袋都是不停地轉著,想想昨天讀的高砂百合,想想今天兄弟隊要排誰先發,想想自己喜歡的人,想想小時候的自己,想想搭火車到很遠的地方再也不要回來,想想在一個沙漠裡不停地跳投究竟是怎樣的滋味?想想在溫布利體育場跟槍與玫瑰一齊演唱然後偷偷摘掉SLASH的魔術帽。

在每天的那一個小時裡,學校像是個空城,通常都是練到跳投的時候才會有幾個游泳隊的女生緩慢的走過操場。暑假就這樣過去了。暑假結束後,上場打球輕鬆多了,命中率大幅提高。同學開口就說:「有偷練喔!」我只是笑笑,繼續拔起來跳投。從此,我打籃球只會跳投了,不會運球、不會過人、不會搶籃板。因為跳投實在太簡單了,跳起來,出手,弧線,落地,劃過球網的美麗聲響,兀自在地上不停自轉的籃球。所以我把比賽變得很簡單也變得很無聊。如果我可以在我的練習課表上增加一些運球和腳步的變化的話,打球就可以更活潑一點了。

自我練習我持續了好一陣子,菜單卻沒有變化,我開始習慣花十分鐘左右走路到球場去,花一個小時練習,再花十分鐘走路回家。這整個過程,是一個自我對話的絕佳時機,我會不停地問自己問題,通常是一些懸而未決或是沒有答案的題目。練習,不僅是為了籃球而已,可以說是自我層次的提升。在一些重複且千篇一律的機械化動作裡,透過身體的運動與自我進行對談。雖然問題不會獲得解答,但是至少讓自己更瞭解自己一點。從念研究所以後到現在,就沒有再碰到籃球的機會,也少了很多與自己對談的機會。最近開始懷念那種生活,尤其是看了井上雄彥的「REAL」,聽到了來自內心的吶喊:我好想打籃球!渴望再度看著那道優雅的弧線劃過天 際,我想偷練啊!


REAL 第一部 p113
井上雄彥再一感動人心之作!推薦大家一定要去看阿,甚至珍藏一套,比灌籃高手更能打動我。


昨天晚上我拿起了籃球大步往球場走去,一切都跟高中一樣,除了我的頭髮與肚子之外。昨晚的練習也非常順利,籃子出乎意料的準。但是還是沒辦法帶著球飛奔,腳會打結呢!昨天想了很多,都是在想我喜歡的人。進行到跳投的階段,體力真的很差,我告訴我自己:再來五個就好!這五個投了我快十分鐘,但是第四和第五卻是連進的,於是我就又繼續投了好幾個……。繼續偷練,一定要。

0 意見:

 
SOULKITCHEN - Templates para novo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