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中殘燭願樂生

星期六, 1月 07, 2006



PHOTO BY 多喝水


樂生療養院近來因為新莊線捷運工程,從被迫拆遷到新大樓到文建會將其暫訂為古蹟,迫使捷運停工並且需要另覓機場用地,樂生療養院也得以保存其部分日據時期建築,以及日據時期所建立的醫療衛生體系中的一特例。提到樂生療養院,首先映過腦海的是周慶輝先生的攝影作品,雖然並不太瞭解周慶輝先生在樂生療養院中投注了多少的心力,不過在他充滿影像張力的作品中,記錄了一群被遺略的漢生(痲瘋)病犯,在台灣的紀實攝影中留下不可磨滅的一頁。在《行過幽谷》之前,已先收錄於張照堂先生所編的台灣當代攝影家群像輯中。

對於今天初訪樂生的我而言,實在沒有資格對於樂生療養院的一切置喙,我只能說說個人到裡頭待了一下午的感受。沈重加上悲傷,如此。

這是習慣帶著相機出門以來,頭一次沒有什麼拍照的興致,我所能做的只是小心翼翼的邁開每一個步伐,聚精會神的呼吸這塊日據時期開始集中管理漢生病患園區的空氣。每走到一處,公共浴室,廚房……便想起周慶輝的影像作品,也許這就是所謂的力道,強者當前,相機還是擱在包包裡就好。

0 意見:

 
SOULKITCHEN - Templates para novo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