圍桌吃飯我害怕

星期二, 2月 08, 2005



難得電視頻道上播出一些溫馨的農曆新年廣告,產品的分佈大概就是以『國際電話』為大宗(當然,這不會有「那年的聖誕節」那種媚俗的悲情)。其中最討喜的是藥酒的廣告,每年到了歲末,藥酒廣告也會來一段溫馨動人,且不計成本的長段廣告。從中獲益良多,特別是一些俗諺或是順口溜,內容不外乎是調侃自己、知命樂天、展望來年等。去年我從中學到不少:「好運的中時鐘,歹運的中原子筆。」、「囝仔歡喜穿新裳,大人花錢疼心肝。」今年學到「猴崽子的出頭並了啊,明年就要起雞啊!」。要懂這些廣告的樂趣其實不難,稍微熟闇台語即可,但這廣告的後座力是很驚人的,每回看完常常不能自己。

不過今天要寫的和這系列藥酒廣告無關。(那為何寫前面那段呢?因為我喜歡扯淡)(那為什麼要放一張和吃飯沒有關聯的照片呢?因為我本來是想寫一篇[新舊之交],剛好我穿了三年的牛仔褲最近褲底破一孔,買了條新的來傳承。本想藉機發揮說一說這略顯荒腔走板的三年,不過想想挖心掏肺的剖析自己有點兒累人,突然就想到對岸那些下半身寫作的作家們的勇氣實在太足了。)

活到27歲,深深的覺得自己的生活技能太糟,雖然離生活白癡還有一段差距,但是單單拿筷子這件事,就經常讓我吃足了苦頭。逢年過節、聚餐喜宴就是我最頭疼的時候了。那種一大桌人齊動筷舞箸的場面,實在沒有我的立足之地,常恨不得拿起湯匙猛撈幾把。年紀猶小,奶奶健在的年歲,一家超過二十個人圍爐的隆重場面,是我頭一拜鎩羽而歸。當奶奶好不容易自眾多孫子中點出一位上桌挾菜,而我的筷子卻像泥鰍或黑鰻或是像兩條軟趴趴揩臉的熱毛巾,完全拿盤中美物沒輒兒。這一次的挫折我怪罪於金屬筷的陌生感,平時在家用木筷子都夾得好好的,至少都還進得了嘴裡。

貼心的媽媽此後,餐餐為我準備了金屬筷,銀色的那種。說實在的,不管我怎麼練習,筷子還是筷子,手指還是手指。銀色的筷子之於我,只起了武俠影集裡驗毒的投射效果(偏偏我有個很愛調侃兒子的老爸,每每排好碗筷上好菜之時,總會叫我驗一驗先)。後來,這項練習便不了了之。在食物的選擇上,我也變得很愛吃麵,還會以自己是赤條條的北方漢子,如此之類的鬼話麻醉自己(當然齊秦的我是一匹來自北方的狼成了我最好的註腳)。而且麵要寬不能細,說穿了,好夾嘛!


0 意見:

 
SOULKITCHEN - Templates para novo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