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新兵器,SMENA 8M

星期四, 9月 09, 2004

這是我的新兵器,SMENA 8M。俄國製相機,LOMO攝影協會的一員。機械位元如下:

 

鏡頭:T42 4/40。(f4/40mm)
快門:B、8、15、30、60、125、250。
光圈:4、5.6、8、11、16。
對焦:測距式(無對焦屏)。
測光:無。

過片:手動。
玻璃觀景窗(大約85%)

Example 






簡單的說呢,這是一部不能測光、不能對焦、不能換鏡頭的機械式純手動的輕便型相機(Range Finder)。事實上,我是無法領略lomo在台灣所掀起(引領)的風潮,甚至稱為樂摸風。你今天樂摸了嗎?多麼響亮的口號!樂摸風的興起只讓我見識到大企業操流行的本事,算了再說下去又是一連串的共產國際宣言。我們聊聊相機吧,相機不是工具嗎?有什麼好聊的呢?畫家會聊哪一牌的畫筆比較好用嗎?不過我倒是聽過公車司機聊著彼此的座駕各有幾百匹馬力,消磨綠燈亮起前的光陰。

說實在的,我不會用電子相機拍照,這和拍照技術一點關係也沒有。曾短暫的用過電子單眼相機照相,總是無法掌握那些尖端科技的操作,雖然它可以簡化到按下快門鈕一個動作,如此簡單。但是往往在不明瞭操作設定時,搞砸了許多相片。於是我開始將電子相機當成機械相機使用,漸漸地,我開始使用機械相機,也習慣了它的簡單和易學。它把許多工作從電路板身上交還給我,簡單的比如說捲片、調整光圈、快門、對焦等複雜的譬如測光等通通要自己負責。當所有的工作都由自身負責時,在也不能開罪於電子機械的不近人情。

既然,用不慣先進的科技,刻意迴避前進的潮流,七八十年代生產的優秀機械相機,成了我慣用的兵器。我相信,有許多人抱持著和我一樣的想法,街上依然有許多人背著銀黑雙色機身的機械單眼相機,也和我一樣只掛著一顆五十厘米的標準鏡或是35厘米的廣角鏡,一派輕鬆打扮。但是這群人我想快消失了。一邊轉向數位單眼相機的懷抱,剩下的,可能和我一樣,在包包裡擺著一台RF(Range Finder)。

樂摸風剛起時,一度動心,想買一台lca。貴啊,5880啊,這個壟斷的價格,實在失去自由主義商業精神。考慮的原因無他,它夠小、32厘米廣角鏡是我所欠缺的。至於什麼斑爛五彩、隧道效果、你也是杜可風之類的綺詭色調,都不是不能取代的。至於其他的RF索價更為高昂,也不是我所能負擔得起的。

也一度著迷於HOLGA120,中國製造塑膠120相機(鏡頭也是塑膠的)。這可能是中國繼海鷗之後的轟動世界的120相機。特色是漏光;重點是便宜。台灣要價2000圓,還是一句話,貴啊。如果只賣800到1000可能馬上就買回家了,過過120的乾癮,雖然拍兩捲底片的花費成本就抵過相機了,想想也還是值得。

原以為我可以和LOMO家族永遠保持距離,沒想到就在上禮拜天閒來無事居然逛到拍賣網站上,命定的見到這台SMENA 8M!還沒搞清楚前就急急下標了,要價1400圓(真的買貴了,難逃宿命啊)。這台相機有多簡陋呢?塑膠製成的外殼,只有鏡頭周圍看起來帶點金屬味。輕盈的機身簡直像台玩具,玩具的說明書還是俄文寫成的,還好玩弄機械相機有年,操作不是問題。令我咋舌的是,底片捲片軸居然是活動式的,是以一根膠捲裡的軸心來作為捲片軸。試按了幾下快門,發現得用相當大的力道才能擊發快門,看來保持機身的穩定成了一個重要的課題。

下標後,開始在網路上搜尋這台相機的相關資訊,發現日本有許多愛好者,讚揚這是一架物超所值的好相機,還提出許多改裝、修理的小偏方,全都是日文,看也看不懂。還好看得懂建議使用200度底片,看來是小有幫助。

不能測光怎麼辦呢?肉眼測光。不能對焦怎麼辦呢?肉眼測距。沒有單眼觀景窗怎麼辦呢?經驗法則判斷。這和樂摸風所強調的不可預知的成像大不相同,所有的元素還是交由自己控制,所有令照片失敗的因素都是自己所造成的,所有令照片成功的因素也是自己所造成的,因為這樣,我愛我的新兵器,SMENA 8M。
 

2 意見:

匿名 提到...

「正義」其實很難定奪,每個人的看法、自身利益,都會影響對正義的理解和判斷,然而人類對生命的渴望與追求,卻始終沒有階級之分。

所謂人生啊,不過是飛入尋常百姓家。

匿名 提到...

SMENA 8M 應該不是 Range Finder, 因為它並沒有疊影對焦機構

 
SOULKITCHEN - Templates para novo blogger